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5:32:51

爱情不停站,想开往地老天荒需要多勇敢——题记 《爱情不停站》 ——寒雨辰 当我走出白云机场的时候,我已经安奈不住激动的心情,一路上我催促着出租车司机快些开,我甚至想下车向苏妍飞奔而去。   小别胜新婚,我已经两个月没有见到妻子苏妍,我躲在她们医院的路旁,护士们下班,离着很远我就见到了在人群中白天鹅一样美丽的她。   我装作陌生人和她问路,苏妍抬头看到我,先是满眼的惊讶,然后用力笑了一下说:“你怎么来了。”   进入宾馆后,苏妍和我说她很累,想睡一觉,然后关闭手机就躺下了。我依偎在她的身边,手脚不老实,但是苏妍一点反应也没有,只是说了句:“让我安静的睡一会好吗?”   我叹了口气,心里不免有些怨气,盼了两个多月,周末买机票从成都打飞的来到广州看她,她不激动,也没看到开心,我来了反而打扰她的睡觉,一路的奔波,一路的辛苦,一路的期盼全都白费了。   我们结婚7年,可我感觉激情没有褪去,虽然两地分居,但我觉得也因为两地,让我们爱情在思念的浇灌下越发的成长,我的工作,我的人生目标,都是为了我们这个家越来越好。   我躺在床上,拿出手机随便翻着新闻,心不在焉,总想把苏妍扒光了。但是又想到她很累睡着了,把她弄醒会惹她生气。后天我就要走了,我跨越千山万水的来,她竟然把这么珍贵的时间用来睡觉。我一想心里就堵得慌,滑动手机屏幕,屏幕上显示是什么根本不知道,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。   手机快没电了,我顺手把苏妍放在床头的手机拿起,开机,正想用她的手机看新闻,收到一条短信“老婆,你在哪里,怎么手机关机了,我很想你。”我微微一笑,正想这是我什么时候给她发的短信呀,头脑一紧,看到手机号是一个陌生的号码。   我又想,我拿错手机了?这是哪个客人落在这里的手机吗?来回看了一下手机,就是我买给苏妍的。只有这一条短信,收件箱和通话记录竟然全是空白。   全是空白!我的头脑也是一片空白,心里却波涛汹涌,我反反复复的看着这条短信。老婆,你在哪里,怎么手机关机了,我很想你。   叫苏妍老婆,发错了?一定是发错了。我叫醒苏妍,拿着手机让她看这条短信。苏妍看到我拿着她的手机,紧张得一下坐了起来,抢过手机,看了一眼短信就删除了。然后躺下说:“发错了,你动我手机干嘛?”   “把手机给我!”我和苏妍说。苏妍拿着手机起身,走到卫生间,我听到一声脆响,她把手机扔到了马桶里,然后是冲水的声音。   在广州的两天我和苏妍吵了一场大架,就是因为那条短信。事出突然,我根本没记住那个号码。我问苏妍那个人是谁,苏妍说爱谁谁,发错了,你信吗?   再接着吵下去,苏妍开始反而数落我,说我关心她了吗?说我在她生病的时候出现了吗?说我给她买过一束玫瑰吗?说结婚这么久还在漂泊她抱怨了吗?说我一接她电话就不耐烦想过她的感受吗?甚至说刚结婚的时候我不也给前女友发过短信吗?说我有心吗?说我了解过她想要什么吗?现在有人发个短信我开始这样怀疑人,说我以前干什么去了?现在离婚吧 !   苏妍声嘶力竭的喊着,我吵不过苏妍,我从成都飞来只为看她,我每天辛苦工作为的就是我们将来,我就如此不堪?我说不过她,我气得不行,那个短信是真实存在的,哪怕你给我一个完美的解释,或者告诉我这个人是谁,以后断了,这都可以解决。可现在呢?我是问罪的人,怎么反而变得我一身错了,苏妍大声的喊着:“离!离!离婚!”在她的眼中满是愤怒,我们过往的情爱突然一丝一毫都看不到了。   我冷笑着说:“出轨了是吗?”说完,我愤怒的伸手甩了苏妍一个嘴巴。   苏妍捂着脸,惊讶的看着我,不说话 。   我大声说:“离吧,离吧,赶紧离!我现在就走!”然后拿起手机和包开门就走出了宾馆。 ----待续

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5:38:50

电脑论坛竟然不好使了?发还是没发呢

一夜鬼魅 发表于17-03-20 15:51:57

嗯,这种状态还能来论坛发帖的都是对杂谈的真爱

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6:42:17

在机场进安检的时候我还在回头瞭望,我幻想在人群中看到苏妍,可是没有,坐上飞机的时候,我一点不伤心,我心里想,我们婚姻走到尽头了,离就离呗。可我感觉很累,很累,一觉睡到飞机降落。 回到成都的住所,我安静的在这个空间里,感觉这个屋子冰冷而且变得从未有过的大,我抽着烟,直到屋里的空气变得发蓝。 我一会一看手机,希望能收到苏妍的短信,她会说些什么,让我安心,给我答疑解惑,可是没有,我还给10086打电话确定自己手机没有欠费。 和苏妍的过往开始不受控制的在我脑海里浮现。我和苏妍大学同学,苏妍是班花,我很平凡,因为一个意外我追到了苏妍。从此我认为这是老天给我的一个莫大的恩赐,我很爱她,她也很爱我。 我比苏妍大一个年级,先毕业一年,在一个工厂里找到了工作,那时的工作很辛苦,是车床工人,每天快下班的时候,苏妍都会在工厂的收发室边看书边等着我,有时一等就是几个小时。 下班时,看到苏妍,我所有的劳累都会瞬间不见,我们在玉兰花开的街道边漫步,忘记时间,直到街灯亮起,星海起伏。 那时我们都很清贫,没有手机,没有微信,却很快乐很充实。我的世界只有她,她的世界只有我。 后来苏妍毕业了,我也做到了工厂的技术主管,厂长本来想安排苏妍也来工厂做工人,但是我觉得工厂工作太辛苦了,就没有同意。 我每天下班回到我们租住的地方,苏妍已经把饭菜做好,那时好幸福,也就在那个时候,苏妍把一切都给了我,我们结婚了。 苏妍是如此的优秀,满足了我对女性所有的幻想,我认为我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,只因为有她。我和苏妍走在一起身边都是艳羡的目光,她给我了自信和勇气,也给了我奋斗的力量和源泉。 我们暂时没有要孩子,只想努力工作,攒钱买房子付首付。四年前,苏妍说要和我一起努力,去了广州一家亲戚在那当主管的医院做了护士。 四年,我们无时无刻的相思,四年,我的手机震动基本都是苏妍的短信。最开始我一个月飞一次广州,后来变为两个月飞一次广州。我从未认为距离会阻隔我们的爱情,每个夜晚,我们的电话都是那么的缠绵。 直到近半年,我的工作逐渐忙了起来,我们的电话也渐渐的少了,可是现在我们已经攒够了首付的房款,我已经开始四处看房了。 我们有七年深厚的感情基础,那么多风风雨雨走过了,马上就要有自己的房子,然后苏妍辞职回来,我们生个娃娃,多美的生活啊。 我开始不停的告诉自己,我错怪苏妍了,那个短信一定是发错了,都怪我一时冲动,为了这个家,苏妍漂泊他乡为了我们的未来奋斗,我竟然要这么怀疑她,夫妻之间最重要的不就是信任吗! 七年的夫妻感情,就被这一个几十个字的短信破坏了吗?不会的,绝对不会的。 苏妍,我的爱人,我错怪了你。 想到这,我的心里变得开朗,我拿起手机准备试着给苏妍拨打一个电话,看能不能打通。 拿起电话我的脑海又浮现出一些画面,苏妍手机空白的通话记录,空白的短信收件箱,谁的手机会恰巧空白?这是故意清空的,这不可疑吗? 我又想起了我拿苏妍手机问她那条短信时,苏妍看到手机惊讶的坐起,一把夺过去。没有事情为什么紧张?这不可疑吗? 当我和苏妍要手机想再看看她手机里东西时候,苏妍起身把手机扔进了马桶,手机烧掉了,没有事情为什么要这样?这不可疑吗? 每次我和苏妍见面都极尽欢爱,抵死缠绵,可这次她却那么冰冷,那么无动于衷,这不可疑吗? 我的头脑很乱,乱得不行,我又开始抽烟。 我想给苏妍发一条短信,思绪百转千回,总是不知该如何措辞! 待续

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6:49:15

嗯,首席是不是觉得微信黑了我这么一个伟大的写手很可惜呢?

一夜鬼魅 发表于17-03-20 16:58:04

不可惜呀,我觉得把你送给你的脑残粉们是一个天大的福音

秦小色 发表于17-03-20 17:20:18

闺蜜,这是赶末班车来了啊[img]http://rs.club.sohu.com/club/editor/emotion/default/21.gif[/img]

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7:27:26

谢首席

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7:28:14

可不,电脑端都不好奇了,虽然首席发飙,但我还得支持工作啊

淡烟疏雨水含澜 发表于17-03-20 17:39:12

楼主接着写吧

淡烟疏雨水含澜 发表于17-03-20 17:39:18

看上瘾了

一夜鬼魅 发表于17-03-20 17:41:28

不客气,我很大方的

一夜鬼魅 发表于17-03-20 17:42:52

蛋,我要看你的粉裤子

淡烟疏雨水含澜 发表于17-03-20 17:43:35

啊啊啊

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7:45:21

为何明知短促的爱易一点动听 仍祈求跟我有日能固定 像猛火般率性不够一生尽兴 何必准许我蚕蚀你生命 除柔情的手我什么都没有 如何能跟你说未来以后 做对轻轻松松双亲的好朋友 或者比恋爱少一点罪疚

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7:45:46

妹子好[img]http://rs.club.sohu.com/club/editor/emotion/default/3.gif[/img]

一夜鬼魅 发表于17-03-20 17:45:53

你又忘了?

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7:46:46

试图用这首歌当这篇文的中心思想

淡烟疏雨水含澜 发表于17-03-20 17:58:45

没忘呢

一夜鬼魅 发表于17-03-20 18:13:39

抓紧呀

寒雨辰 发表于17-03-20 18:53:13

这故事情节挺好的,第一人称写啥都让人想成作者。首席威武。您说什么指定就是什么。谁说啥都没用

心下茫然 发表于17-03-21 15:20:16

离吗?

心下茫然 发表于17-03-21 15:24:02

闺蜜当年就是和老公一个深圳,一个成都的两地分着,分了两年其中一个出轨,为了挽回,她辞职去成都努力了小半年,我只记得那段时间她每次跟我聊天都会说,看不到阳光,找不到温暖的感觉。

页: [1]